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行业百科 > 成功故事 > 被清屏的今日头条,只因跑得太快?
被清屏的今日头条,只因跑得太快?
作者: 时间:2018/3/3 阅读:6807次

虽然从年初到现在,今日头条几乎是高调、昂扬了一整年,但是在岁末年初、新旧更迭的当下,今日头条却高兴不起来了。

12 月 29 日,北京网信办约谈了今日头条,责令其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今日头条手机客户端“推荐”、“热点”、“社会”、“图片”、“问答”、“财经”等 6 个频道,被暂停更新 24 小时。

根据报道,今日头条的问题主要在于:标题党情形严重、传播色情低俗信息、违规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存在严重(价值观)导向做法。而且今日头条的这些问题,还是在“未获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的前提下产生的。

所以,相比于以往新闻、内容行业,被网信办沟通处理、口头批评、严厉训诫、责令整改等,这次今日头条直接被“大规模封禁”,可谓在力度上要大得多。

不夸张地说,对于今日头条和张一鸣而言,确实到了今日头条成立以来,最为关键的时刻,处理得好,则其仍旧可以继续一骑绝尘,处理不好,则很可能落下万丈深渊。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今日头条的投资人或者有意在今日头条下一轮融资中出手的投资人,是时候重新审视这家公司,以及重新评估其价值和价格了。

无视监管政策的头条,被秋后算账

张一鸣曾经霸气地说过,创立今日头条,不是为了成为腾讯的员工。现在看来,张一鸣确实有说这话的底气与能力。

要知道,如今今日头条早已经不是当初的移动资讯APP这么简单的,而是涵盖了移动资讯、问答、直播、短视频、小视频、社交等一系列内容生态业务,旗下包括今日头条、悟空问答、西瓜视频、抖音小视频、火上短视频、微头条、Live.me、News Republic、Flipagram 以及 Musical.ly 等等都在相应的细分领域异常出彩。此外,今日头条在资本运作和国际化方面,也可圈可点。

单以今日头条为例,根据此前媒体报道的今日头条融资路演资料,如今今日头条的日活已经高达 1.2 亿。不无夸张地说,今日头条在移动资讯客户端领域,创造了神话般的奇迹。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正所谓“一将成名万骨枯”。今日头条的成功,某种程度上,是伴着很多其他媒体尤其是传统媒体式微的身影的。版权也一度成为了今日头条和很多传统媒体各种纠纷的根源所在。这些年,今日头条被各类媒体控告,已然成为了一种“常态”:

2014 年,新京报网、搜狐网、《长沙晚报》旗下星辰在线、《楚天都市报》等都曾与今日头条发生过版权纠纷。今年 5 月 2 日,《南方日报》称自去年起,今日头条疯狂盗取 2000 多条新闻; 6 月 29 日,北京海淀法院就腾讯网起诉今日头条 287 宗内容版权侵权案做出判决,认定这些内容侵犯了腾讯网络信息传播权,需向腾讯赔偿 27 万元; 8 月,北京时间发布公告指责今日头条未经授权转载视频作品。同样在 8 月,新英体育发布声明称,今日头条的视频栏目中出现大量英超赛事视频,构成侵权……

如果上以上法律纠纷,还只是业务范畴,还存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那么,今年 1 月,今日头条遭网信办约谈;今年 4 月央视曝光今日头条内容低俗、艳俗;同是 4 月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联合约谈今日头条;如今国家网信办指导北京市网信办再一次约谈今日头条,并进行封禁、责令其整改……所有这些就不是业务问题,而是更加严重的“监管问题”了。

很多人吐槽中国股市、房市是“政策市”,其实在互联网行业里,“政策”同样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如果你敬畏政策,那么政策就是你业务发展的“助推剂”;而如果你为了一时的短利而无视政策,那么政策对你而言就很可能会变更“灰犀牛”,总有一天监管、政策会让你连本带息地进行“偿还”的。今日头条如今被北京市网信办重拳出击,就是极好的例子。

其实,如果今日头条等移动资讯 APP 玩家,能够把眼光横着看一点,多看看快车专车、P2P、共享经济、物流等等领域,监管、政策在其中的作用和威力,从而能够更加主动积极的去拥抱监管、迎合政策,也不至于造成今天的后果。

TMD势如破竹:过去都是黑马选手,未来谁是“白马股”?

其实,今日头条封不封禁,对今日头条和张一鸣来说是大事,但是对于普通的网民、用户来说,除了谈资之外,其实影响非常小。不过必须强调的是,如果是今日头条的投资人或者是潜在的投资人的话,则有必要在假期好好重新衡量一下这家公司了。

在过去的几年中,今日头条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经常和美团、滴滴、小米等中生代一起被提及,和前两者更是组成了 “TMD” 组合,所以这里不妨就从投资的角度,分析一下过去的黑马 TMD,谁会成为未来的“白马股”?

在二级市场中,白马股是指那些业绩优良、高成长、高回报、低风险的股票,而在一级市场里,垄断性/不可替代性、意外风险性、想象空间、商业变现能力,则成为了“白马股”的重要指标。

第一,先说说垄断性或者说不可替代性。

在这方面,就目前而言,滴滴的垄断程度或者说不可替代性应该是最高的,虽然说市场上仍旧有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易到等厂商,但是这几家市场份额实在是比较小;而美团在到家、到店等 O2O 主战场,剩下的对手也基本只有饿了么、口碑、百度糯米等一众阿里系成员;反观今日头条,在移动资讯领域已经被腾讯新闻反超,而且后面还有新浪新闻、网易新闻、搜狐新闻、百家号、一点资讯、凤凰新闻等等众多追赶者,在短视频、小视频等泛视频领域,更是有快手、秒拍、美拍、陌陌、YY、映客等众多强敌,鹿死谁手尚且不知,更不用谈垄断性或者说不可替代性了。

第二,再谈谈意外风险性。

其实,所谓的意外风险性也即黑天鹅或者灰犀牛,前面说到的今日头条被北京市网信办约谈以及处罚,其实就是属于典型的灰犀牛事件。从正常的逻辑讲,政府的监管机构以及出台相应的政策,对企业而言只能是利好是助推剂,不可能是灰犀牛的,但是如果你忽视甚至是无视这样的监管和政策,对你这家企业而言,监管和政策就有可能变成灰犀牛。在这方面,滴滴经过多年和政府的诚意沟通,已经基本排除了政策方面的问题;而美团如果能够在商家准入、外卖食品安全性卫生性继续提高一些,受波及的概率也会很少;倒是今日头条,如果还是继续不管不顾的话,可以肯定北京市网信办的这次约谈和处罚不会是最后一次。

第三,接着聊聊想象空间。

在这点上,TMD 三家,无论是滴滴的大出行、大交通、大汽车蓝图创想;还是美团连接用户与商家、连接线上和线下、全面接管中国网民的衣食住行和吃喝玩乐;又或者是今日头条从移动资讯和泛视频切入,对中国人大文娱、精神生活的全面占领……可以说,不管哪一家叙述的故事都足够的宏大,都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当然,不同的是,这三者推进的速度又快又慢而已。

最后,来讲讲比较现实的商业变现。

这方面,在前几点上,颇为领先的滴滴,相对来说比较弱势,虽然如今大幅提高了用户的打车费用和对司机的抽成,但是仍旧没有改变外界对其“烧钱”的印象;美团这边,早在去年,王兴就宣称除了外卖业务之外,美团点评其他业务在 2016 年 7 月份就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当然最可观的可能还是今日头条,移动资讯APP、泛视频、信息流有着更强的变现能力,坊间传闻2016年今日头条的广告营收高达 60 亿人民币,2017 年在 150~200 亿人民币之间,而 2018 年则要达到 300~500 亿人民币。

可惜的是,北京市网信办这次这么一出手,估计多多少少会影响今日头条的广告售卖,对于很多品牌广告主而言,市场上移动资讯 APP 多的是,受众人群也大同小异,大可没必要去冒这个风险。

如今资本市场对滴滴和美团的估值分别达到了 560 亿美元和 300 亿美元,而今日头条在这一封禁事件之前,也在寻求新一轮的融资,估计也在 300 亿美元左右。

所以,结合业务现状、现有估值、以及一级市场估值影响因素来看,从估值合理性、投资回报率以及白马气质成色方面衡量,笔者最看好的是美团,其次是滴滴,最后是今日头条,当然如果今日头条估值能够对 300 亿美元进行一些折让,则有另当别论。

外力无敌内功无解?今日头条头上悬挂三把达摩克利斯剑

客观而言,今日头条能够在短短 5 年多的时间里,就打造一款日活超过 1.2 亿的平台级、杀手级产品,并在问答、短视频、小视频、社交等领域快速推进、业务扩张得有声有色,用“外力无敌”来形容,并非有多夸张。

但是,互联网行业,很多时候往往却是“成也因快败也因快”,尤其是在内容修炼不稳的情况下。对于今日头条而言,内功无解问题或者说悬挂在今日头条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至少有三把。

第一把,很好理解,是今日头条没有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根据 2017 年 6 月 1 日正式颁布实施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提供新闻资讯服务的平台必须有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包括新华网、人民网、百度、以及那几个传统门户、新媒体平台界面等,都获得了这一许可证,而风投正猛的今日头条,却没有这一许可证,难怪有人调侃其是在“裸奔”。

今日头条没有许可证却提供相关的信息资讯服务,这到底越不越界?作为新兴物种,如果说,今日头条从技术上讲,还有不少辩解空间的话,那么比许可证缺失更为严重的是新闻价值观缺失的问题,这是第二把剑。

换言之,今日头条太过崇尚技术而不够敬畏新闻。

智能算法、机器算法一直以来,都是今日头条引以为豪的地方,也是其认为的产品重大创新所在。通过领先的算法,今日头条能够提供给用户他想看到的,从而达到人人不同、千人千面。但是,今日头条忽略的是,算法考虑的只是“准不准”,而不管“对不对”,而对于新闻行业而言,除了客观及时地传递新闻资讯之外,还担负这传递社会主流价值观和正能量的责任和义务,在当下的中国更是如此。再不济,看看工信部和中央文明委的级别差距,就能够感受一二了。

第三把剑,可能也是很多人最容易忽略的,笔者认为恰恰是张一鸣本身。

不可否认,作为一位不到 35 岁的年轻人,张一鸣创建了一家准 300 亿美金的公司,已然是万里挑一的青年才俊。

对于外界调侃今日头条的“Low 俗黄抄”,张一鸣此前在接受《财经》专访时曾这样说道,“我本身并不认为低俗有什么问题。你在机场看到的杂志是一回事,在火车站看到的又是另一回事。很多人是因为证明自己高雅而指责它。” 张一鸣表示,今日头条不模拟人性,也不引导人性。并感说道,“你们文化人给了我们太多深刻的命题。”

可以看出来,张一鸣对价值观干涉技术中立是持保留态度的。

除了骨子里崇尚技术崇尚自由之外,还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对张一鸣这种人中龙凤而言,往往越是有成就,越是有无边的野望。从今日头条,既要做移动资讯、泛视频、问答,也要做社交、国际化、投资并购,就可见一二。

如今的今日头条,很像前两年的美团,也走向了“与全行业为敌”的道路上。当然,如果野望匹之以相应的能力、资源以及运气的话,那就能够让今日头条不断的摧城拔寨,继续一骑绝尘;而如果能力、资源和运气跟不上野望的话,那野望就成为了今日头条头上最致命的达摩克利斯剑。

2018,今日头条和张一鸣,会给我们怎样的答案?

来源:
热门推荐